栏目导航
公司案例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案例 >
精品案例|仝某某诉人寿保险宿迁公司投保人申请恢复人身保险合同效力纠纷案重庆时时生肖彩前三星走势图
浏览: 发布日期:2020-08-01

  案例是宝贵的司法资源。为充分展示全市法院干警司法智慧,进一步调动法官、法官助理编写案例积极性,宿迁中院研究室依托宿迁中院微信公众号搭建精品案例发布平台,不定期发布优秀案例,欢迎全市法院广大干警踊跃投稿。

  保险合同复效是保险法特有的一项制度,是专门针对人身保险合同而设立的,该制度对于维持保险合同的效力,维护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的权益具有重要意义。保险法第37条第1款规定:“合同效力依照本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止的,经保险人与投保人协商并达成协议,在投保人补交保险费后,合同效力恢复。但是,自合同效力中止之日起满两年双方未达成协议的,保险人有权解除合同。”但保险合同中止满两年后,保险人未作出解除保险合同的意思表示的,保险合同的状态如何,保险法未作规定,对此存在不同的认识,本案通过文意解释、目的解释等形式,明确了保险合同中止满两年的,保险人未作出解除保险合同意思表示的,若被保险人不存在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情形的,则投保人申请保险合同复效应予准许。

  《保险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人身保险合同中,因投保人未按期支付保险费致使合同效力中止的,经保险人与投保人协商并达成协议,在投保人补缴保险费后,合同效力恢复;但是,自合同效力中止之日起满两年双方未达成协议的,保险人有权解除合同。该条规定的两年是对保险公司在保险合同效力中止情况下形式合同解除权的时间限制,并非限制投保人只能在两年内申请恢复合同效力。人身保险合同效力中止满两年后,投保人提出恢复效力申请并同意补交保险费的,保险公司既不行使合同解除权,又以超过两年期间为由拒绝复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被告: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市分公司,住所地宿迁市洪泽湖路148号。

  原告仝某某因与被告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发生人身保险合同纠纷,向宿迁市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仝某某诉称:被告保险公司立即恢复原被告签订的《鸿寿养老金保险合同》的效力,原告按约定补缴保险费用。事实和理由:原告于1999年6月在被告处购买“鸿寿养老金”保险一份(保单号2),费用一直由陈邦喜至被告柜面逐年缴费至2009年。后由于被告柜面不收保费,要求办理银行代扣,陈邦喜将案涉保单一起至被告柜面办理了建行代扣手续(户名:陈邦喜,账号:4021)。但由于原告保单的投保人和被保险人均是原告本人,与上述银行卡的户主陈邦喜姓名不一致,且保单未留有联系方式,致使陈邦喜误认为银行已经完成代扣,最终导致保单失效。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1.对于原告于1999年投保的事实无异议,原告共缴纳了11期保费;2.被告不同意复效案涉保险合同。理由如下:首先,原告作为投保人,按时缴纳保费是其应尽的义务。由于原告个人原因导致2010年起未依约缴纳保费,无论是原告的故意或者疏忽均导致了案涉保险合同无法在法律规定和保险合同约定的复效期之内进行复效。在原告投保时,被告已经明确将迟延或者不缴纳保费的不利因素及结果告知了原告。重庆时时生肖彩前三星走势图根据双方的保险条款第七条、第八条的约定,投保人应该在宽限期届满之日起,两年内向被告提交复效申请书。其次,关于原告的保险合同无法复效,被告不存在任何过错。原告在诉状中陈述,是由于被告柜面不收保费,要求客户办理银行代扣,这一事实陈述错误。被告作为保险公司只是建议客户为了其方便可以办理银行代扣代缴,并未强制性规定。这等同于每个人缴纳水电费是否由银行代扣是个人的自主选择。保险公司对此也没有任何义务(包括法定的和合同约定的义务)催缴保费。原告也认可其未给被告留有有效的联系方式,即使被告采取通知的方式也无法有效到达原告。相反,原告如果就复效的事情向被告反映则是一件较为容易的事情。被告亦不清楚原告是因何理由延误了相关的期限。综上,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1999年6月,原告在被告处购买“鸿寿养老金”保险一份(保单号2),合同约定缴费期间为20年,缴费方式为年缴,保费金额为2280元。上述保费一直在被告柜面逐年缴费至2009年,后涉案保单办理了银行代扣手续,2010年因代扣问题,导致保费未缴纳。

  本案保险合同的投保人和被保险人均为原告仝某某,具有相应的保险利益,保险合同依法成立并生效。本案中,原被告应当继续履行案涉的保险合同,理由如下:

  第一,根据保险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合同效力依据本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止的,经保险人与投保人协商并达成协议,在投保人补缴保险费后,合同效力恢复。但是,自合同效力中止之日起满两年双方未达成协议的,保险人有权解除合同。”通过文义解释可知,两年的期间限制的是保险公司解除保险合同的权利,而非限制投保人申请复效的期间。况且本案中,被告至今未提出解除保险合同的要求且在庭审中明确表示不提起解除保险合同的反诉,故案涉保险合同仍具有复效的基础。

  第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合同成立于合同法实施之前,但合同约定的履行期限跨越合同法实施之日或者履行期限在合同法实施之后,因履行合同发生的纠纷,适用合同法第四章的有关规定。”本案保险合同签订于1999年6月11日,缴费期间为20年,合同法于1999年10月1日起实施,故案涉保险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应当按照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款的规定,遵守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保险条款关于缴费、宽限期间及效力中止的约定中,年缴保费的缴费日期为本合同每年的生效对应日,此乃投保人应当履行的义务,但并未约定具体的缴纳方式,根据庭审中当事人的陈述及被告公司业务员刘玉梅的证言,自1999年至2009年的保费均是刘玉梅通知,并由陈邦喜至被告柜面缴纳。另根据被告公司业务员刘玉梅的证言及原告的陈述,2010年起,被告要求客户办理银行代扣手续,因代扣原因,导致原告保费缴纳失败,况且在缴费日、宽限期内及复效期内,绑定的建设银行卡均有足够的余额。其实双方通过前期的缴费行为已经形成了交易习惯,由于被告改变交易习惯,导致原告缴费失败,应由被告承担责任。

  第三,根据《人身保险业务基本服务规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令2010年第4号)第二十一条第二款规定:“保险合同效力中止的,保险公司应当自中止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向投保人发出效力中止通知,并告知合同效力中止的后果及合同效力恢复的方式。”案涉保单保险公司并未告知原告合同效力中止及其后果和复效方式,导致原告未能及时申请复效,被告未履行相应的义务,应由其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根据权利义务相对等的原则,在继续履行涉案保险合同的情况下,原告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及时补缴保险费并按照约定的时间和数额按时缴纳未到期的保险费。

  据此,宿迁市宿城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二条、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八条之规定,于2017年3月23日作出(2016)苏1302民初9598号民事判决:

  一、被告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市分公司与原告仝某某继续履行《鸿寿养老金保险合同》;

  二、被告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市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收取原告仝某某应缴纳的2010年及之后应缴纳的保险费(具体缴纳金额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计算)。

  保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主要理由为:1.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一审法院认定涉案保单办理了银行代扣手续,2010年因代扣问题,导致保费未缴纳属于事实认定错误。中国人寿宿迁分公司在涉案保险合同的履行过程中并未强制要求投保人采用银行代扣的方式交纳保费,涉案保险合同保费的未缴纳不能简单的归因为银行代扣问题。仝某某没有证据证明其办理了银行代扣手续,如果其办理了银行代扣手续是不可能产生未交纳保费的问题。虽然刘玉梅是保险代理人,但是其证言不能作为本案定案的依据,其可能与仝某某之间存在一定的亲属或朋友关系,保险代理人为了推销保险,可能会作出不利于保险公司的陈述。2.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对《保险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解释错误,涉案保险合同已经解除,不存在复效的基础。3.双方当事人之间的交易习惯并没有改变。保险代理人对投保人缴费进行提示是基于其与投保人之间的私交,2010年之后仝某某没有按时进行缴费是对保险合同的违反,保险条款对于投保人的缴费期限以及逾期缴费的法律后果有明确规定。仝某某没有按时缴纳保费其应该承担不利后果。4.一审法院的判决会让保险公司经营出现严重亏损,加大了投保人缴纳保费的随意性。人寿保险具有一定的投资及风险性,如果放任投保人在其认为对其最有利的时刻选择一次性补缴保费,势必增加保险公司的运营风险。

  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主持上诉人保险公司与被上诉人仝某某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并于2017年8月7日作出(2017)苏13民终1712号民事调解书:

  一、被上诉人仝某某于1999年6月在上诉人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市分公司处购买了鸿寿养老金一份,保单号为2,双方一致同意继续履行该份《鸿寿养老金保险合同》;

  二、上诉人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市分公司应当在本调解书签订后一个月内收取被上诉人仝某某应缴纳的2010年及之后应缴纳的保险费(具体缴纳金额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计算);

  三、双方一致同意被上诉人仝某某还应当支付给上诉人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市分公司上述应缴纳保费所产生的利息2500元;

  四、一审案件受理费940元,减半收取470元,由被上诉人仝某某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940元,减半收取470元,由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市分公司负担;

Copyright @ 2011-2020 重庆龙虎合预测 苏ICP12345678 技术支持:重庆龙虎合预测